句子吧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现言小说

现言小说

[长篇]九重门(一个北大哲学系博士生的曲折经历)

admin1232022-06-24 14:55:57现言小说5来源:句子吧网

九重门(一个北大哲学系博士生的曲折经历)

   一名17岁的初中老师,两年后到了一所普通高中的高三当插班生,两个月后又到了另一个学校当代课老师。从外贸英语专业的中专生到中文系硕士,再到哲学系的博士生。也曾在寒暑假期间走南闯北、挨冻受饿,也曾在深更半夜里泛舟贡江、险沉险滩。也曾做过家中的各种农活,也曾在大城市的街头当过种树工人。理想与现实的冲突,工作与生活的困惑,对生命的意义的深思,对伦理学的执着追求,近乎离奇的情节,居然都源于真实的生活!

   作者简介:张云飞,1982年生,现为北京大学哲学系2007级博士研究生。

   内容简介:主要依据自身的真实经历而写(略有改动和虚构,主人公陆云飞的原型即作者自身),但对于人名、地名等作了文学处理。旨在对自己的求学之路和思想性格发展过程等经历作个回顾和反思,并希望与各位朋友交流。其中对教育教学等问题的看法仅代表个人观点,不当之处尚请朋友们批评指正!祝大家身体健康,心情愉快!

   题解:夫子之墙高万仞,学术之门深九重。嗟我生来资质劣,徘徊门外立秋风。偶或管窥览异景,此心长向此门中。无成无怨亦无悔,依旧逍遥望清空。

   申明:《九重门》是作者刚刚开始的原创作品,系于学习、研究之余根据回忆以及以往日记等资料整理而成,并拟随着写作进度而陆续发表于本帖。若请注明原网站原作者,若出版发表请联系原作者。

   九重门 1

   南方乡村的夏夜,是那么的静谧与祥和。在山脚下的一所白屋子外,一家四口正在晒谷场上乘凉。四个人入神地听着一个中年男子讲述薛仁贵的故事,渐渐地连夏虫的声音都听不到了。那男子声音清脆,神采飞扬,一时兴起,竟不知不觉地手舞足蹈起来了。当讲到薛仁贵“斗米充饥”时,稍大的孩子打断道:“骗人的,哪有那么大的肚子啊?”

   这男孩就是陆云飞,当时正在上小学。讲故事的是父亲陆春宣,小学文化,但看了一些小说,喜欢在家里讲讲。

   陆春宣笑道:“你小孩子当然没那么大的肚子,但大人就有了。”

   一向沉默的弟弟陆柄辉也发话了:“爸爸也是大人,怎么就吃不了那么多呢?”

   陆春宣道:“反正他就是能吃了,这道理我一下子也讲不清楚。记住了,不要因为自己做不到,就认为别人也做不到。现在,听了故事,该对对子了,来吗?”

   兄弟两异口同声地道:“好!”

   陆春宣道:“就拿故事里的事来出上联吧:九牛二虎力。”

   母亲嘿嘿地笑道:“怎么样,难住了吧。”

   陆云飞略加思索,便开口说道:“千秋万代功。”

   父亲吃惊地道:“平时你反应迟钝,这次怎么这么快了?而且还有点意思,前后前街得很好,都是在说同一个人。”

   得到了夸奖,云飞乐了一阵子,但随即说道:“为了对对子,才这么说的。薛仁贵杀了那么多人,有功也有过啊。”

   陆春宣道:“人家杀人,也是迫不得已,薛仁贵可从来没有滥杀无辜。”

   母亲催促道:“睡觉了,睡觉了,明天还要早起呢,干活的干活,上课的上课,早点睡吧。”

   父亲道:“娭毑壳(客家方言,对妻子的昵称)你不要管那么多,才八点钟就睡觉吗?睡太早也不好。反正明天的农活我一个人去干。”说完就站了起来,挥着手唱起京剧来了:“里里外外一把手,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母亲被逗乐了,道:“高兴什么啊?高兴你屙屎不用脱裤子(客家谚语,意为穷得裤子都是破的)是吧?”

  春宣用一种自编的强调唱道:“人穷志不短,马瘦毛必长!”

  母亲道:“你有什么志向呀?”

  春宣道:“我的志向远大着呢,勤勤恳恳,精耕细作,抚养家人,服务社会,种田也是一种志向啊。”

   母亲又催促道:“真的要睡了,明天外公会来,早点睡,见了外公不要没精打采的。”

   云飞:“外公老头子自己总是没精打采的,在哪里一坐下来就闭着眼睛摸脑袋。”

   母亲道:“怎么这么没大没小?外公就外公,加上老头子三个字是大不敬,知道吗?再说了,他那是闭目养神,不是没精打采。”

   云飞道:“哈哈,外公当然是老头子了,不是老头子怎么当人家外公啊?他就是没精打采,不然怎么一坐下来就连眼睛都睁不开啊?”

   母亲有点生气了,说道:“反正明天他来了你们就乖乖地听话吧。不听话会挨打的,可别指望我护着你们。”

   云飞一听“挨打”,不禁心里一颤,因为外公老头坐着的时候几乎一动不动,但走起路来却是虎虎生风的,打起屁股来更是毫不含糊,一不留神就被他打上了。当夜忐忑不安地入睡,早上也不肯起床,把自己的额头搓得发烫,叫妈妈摸了摸,推说是生病了。

  外公一大早就来了,母亲说:“孩子生病了,就别折腾了吧。”

  外公一听云飞病了,赶紧到房子里看去了。一看,厉声说道:“小小年纪就学会骗人,将来怎么在社会上立足?”

   云飞被这一声吆喝吓坏了,哆嗦着说道:“我就是额头发烫嘛。”

   外公道:“就你这点招数还想瞒我?我要是没两下子怎么给别人看病?以后不许装病了。起来,练习闪展腾挪去。”

   云飞很不情愿地起来了,走到门外的晒谷场上。外公拿着一条竹鞭子从各个方向向云飞打来。听到那呼呼的声音,云飞一时都乱了套,哪里还记得外公教的什么闪展腾挪?只顾一个劲地跑。但外公毫不留情,经常扎扎实实地在他屁股上抽上几鞭子。云飞痛得哭了,大叫道:“人家的外公都抱着外孙子到处去买吃的,没见过你这样做外公的。不买吃的就算了,还打人。”说完就坐在地上不起来了。

  外公停了下来,语重心长地道:“傻娃娃,外公怎么舍得打你啊,也很心疼啊。我让你躲的,自己不及时躲开,才挨上的。”

   云飞委屈地道:“老师也没拿鞭子抽过我呢。”

   外公一把把云飞抱在怀里,神色一下子变得温和起来了。良久,才说道:“你挨的这几鞭子不算什么,我是轻轻地打的。我8岁的时候,讨饭来到大哥出家的寺庙里,天天挨鞭子啊。当时也很不理解,还经常逃跑,后来才理解了他的良苦用心。”

   云飞瞪大眼睛问道:“啊?外公讨过饭?还有一个当和尚的大哥?他为什么要抽你啊?”

一、九重功力从何而来

细想看过的所有武侠小说,功夫电影,眼前总会像万花筒般转过许多的绝世高手,每一个高手都是尤其擅长一门绝技,并且,这门绝技必然已经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用古今都流行的等级划分制度来解释,就是达到了最高等级,号称九重。还有些惊为天人的高手,已经不单单是一门绝技就算了事,而是包罗万象,文武通吃了。

  但让人疑惑的是,只有少数几个可以归属于严谨派的作者,愿意从这个高手诞生之初的环境开始,描写他修炼绝世武功的过程,其他的作者总是将这个高手整成一出场便是惊世骇俗,拒不交代来龙去脉,让看了小说的武学爱好者们,中了魔般地,每天幻想也能某天走到某个名山大川,最好是原始森林,混上三年五载,出来就是风流倜傥一少侠。即便严谨派的小说作者,在实在不耐烦用编年体加纪录片的写法原原本本地编造一个高手的养成历史时,就用灵丹妙药、离奇遭遇之类的噱头,糊弄读者了事。因为他们拿捏住了这些武侠小说痴迷者的心思,无非就是追求高大全的英雄。

  稍稍归纳一下,就不难整理出高手的九重功力修炼的几条途径。

  途径之一是按部就班,先练吐纳,再认穴道,然后每天扎马步,盘腿打坐,加上砍柴挑水,吃些山林野果,喝些清泉露水,然后渐渐地养成浩然正气,加上良好的道德修养,在几十岁后,大把白胡子生成之日,功力也就练到最高层级了。

  途径之二是遇到特别慷慨大方的前辈高人,不惜耗费自己宝贵的真气,助他打通任督二脉,然后还离谱地死去,死去之前还不依不饶地一定要将自己修炼了几十上百年的功力全部通过灌顶的方式一股脑让他继承。

[长篇]九重门(一个北大哲学系博士生的曲折经历)

  途径之三是吃到了普通人想都想不到,更别说遇到的果子或者丹药,又或者是奇怪动物的什么内胆,于是翻天覆地的一番折腾后,功力莫名地达到了最高境界。

  途径之四是懵懵懂懂地不知怎么回事掉到深谷里,还摔不死,还要碰到个山洞密室之类的,然后要么凭聪明,要么凭淳朴,忽忽悠悠地就找到了一本秘籍,秘籍上记载的东西,反正外面世界的高人们挠破头皮也不可能想出来的,他就凭借秘籍上记载的登天路径一举越过无数初级阶段,直接进入最高层级。

  武侠的世界肯定要虚幻,而且要神乎其神,这样才能给人以额外的激励,才能给人以希望。现实世界给人压抑和沉重的时候,让人觉得无论如何也得不到满足和快乐的时候,你总不能让武侠小说像个报告文学一样,通篇都写着主人公如何搬石头,如何刷盘子,累的要死要活,还不能打赢个小流氓。所以,必要的拔高,必要的夸张很有必要。

  再说,武侠小说里的九重功力修炼方法也不是没有道理。

  比方说,每天扎马步,站梅花桩,打坐,这不是让大家练好扎实的基本功吗,基本功扎实了,浩然正气养成了,慢慢地一天天地过去,总有一天你会有所收获,等到一定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还真有了夯实的基础,之前的按部就班的努力没有白费。

  又比方说,生活中难说你真有一天遇到了一个高人,在某个方面给了你指点,让你突然开窍,豁然开朗,对人生命运前途有了新的高一层次的认识,甚至,高人还就势拉了你一把,给了你某个方面的资助,让你有了一个更高的平台。从此你的人生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再比方说,你通过转换生活模式,重新换了一个行业,一个岗位,或者一个城市,一个环境,就如同小说高手无意中跌落深谷一样,你获得了新的知识,新的体验,有了新的理解,从此也拉开了人生新的画卷。

  所以,生活的九重功力也是可以练就的,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机缘巧合,杨过当年当小乞丐的时候,也是暗淡无光的,只有遇到小龙女后,遇到神雕后,才变成了神雕大侠。只是,必须注意的一点是,自身的条件是必须考虑在内,否则,高手灌输功力给你,却因为你身子骨太弱,猛地一下,经脉尽断,吐血而亡,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了。

二、九九重阳,再忙也记得给父母打个电话吧

  一直坚守到这个时间,时针已经挪过了零时。

  今天是九九重阳,我们的父母已经渐渐老去,我们自己又在为事业打拼,有的人可能无法在膝前尽孝。

  古语云:父母在,不远游。在当今社会已不现实,但是现今通讯如此发达,经常性的打电话问候冷暖,倾听父母的唠叨我们还是能做到的,也许父母今天起床后就在盼望着远方的儿女的铃声。

  记得前两天,央视弄个你幸福吗的调查,有个片段问一位阿姨对子女有什么期望,她说就想他们能多来点电话,他们忙的连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了。

  昨天晚上,看社会与法频道,陈录雪退休后陪99岁母亲游全国,他强调是陪而不是带。

  再一次祝福全天下的老人们幸福安康,生活质量能提高。

  现在我姥姥已经学会用电脑看连续剧以及看照片的幻灯放映了,总比摆扑克啥的更好消磨时间,有时间的时候我也会去陪她溜溜弯,说说话什么的。父母这次冬天准备去三亚住几个月,当一把候鸟,趁着身体还硬朗的时候多出去走走。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